青晓

一个写楼诚的脑洞小号,可以叫我青团。高三,目前淡圈。

毕飞宇和许钧在一号楼做讲座的时候我们在小黑楼里考没人监考的数学考试,听学弟学妹还有语文老师的描述,这真的是你校难得的非常值得一听的讲座了。我就应该丢了考卷去听的,而且他们还有签名福利233

我高二的时候负责了一个蒙曼来我校录节目的事情,每天就是纠集一群社会闲散人士去和编导对台本设计问题。我感觉去录节目的近一百个人都不太有认识蒙曼的。可我真的很喜欢蒙曼,我的历史启蒙教育有她的很大一部分功劳。我把蒙曼说唐的那套长恨歌都找出来打算找她签个名,然后节目录完呼啦啦一下就散了,我穿着正装拖着椅子还抱着我的书在人潮拥挤里落荒而逃,有点落寞也有点难过。

今天还去了高二时候主管的社团的活动!汉文化社的人越来越多了,...

2018-11-13

突然意识到自己和自己最近喜欢的某个咕咕选手的性格似乎是有那么一点相似的。我的本性里没有温和和暴躁的分界,只有在乎和不在乎的分界。宽容并不来自于理解,而来自于无所谓。怎么说,普鲁士好像就是因为这种无所谓在沉重的氛围里强大起来的,但这种性格安置到某个个体上时就显得无常而古怪了。
可我的人生至今也没有什么波澜,大多数的付出和回报都成正比。比起天道酬勤,我更加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故事——有些人就是很幸运,可那不是我。
我不是会斟酌词句的人——准确说我不会和朋友们斟酌词句。和大多数人聊天我要考虑利弊,可和少部分人聊天我只谈对错,这可比斟酌词句难多了。
有些观点是我所有的知识与所有的经历糅合产生的,它们不会被改变...

2018-10-04

【楼诚】半步

姊妹篇是风过涅瓦河畔


1

夜幕逐渐笼罩了巴黎,明楼坐在窗旁,看着天边的亮光一点点暗下去。他不急着去拧亮电灯,今晚左不过是要出门吃饭的。借着河畔旁疏远的灯火,明楼把桌上的纸笔收拾进桌板里,披上大衣出门。阖门的当口,他又向着阁楼望了一眼。明诚去俄国以后,他在公寓的那一方栖身之所成了明楼堆积书本的地方,偶尔还会有同志过来,在明诚原本的床铺上凑合一晚。时间流逝,明诚在这里留下的痕迹也越来越模糊不清,好像他从一开始便没出现过。

明楼觉得这间屋子太小了,杂物从每个角落疯狂生长出来,一直蔓延到屋顶与窗台。明诚在的时候,明楼从未感觉到这样的拥挤与这样的纷乱。从某种意义上说,明楼相当羡慕明诚,羡慕他能...

2018-05-06

【楼诚】风过涅瓦河畔

可以猜猜看阿诚看的是谁的诗歌~

下一篇会更多地从明楼视角展开。

 

在来到列宁格勒之前,明诚印象中的俄国只有冬天。

明诚中学的时候,学校里流行过俄国文学,不过也只是流行了一阵,很快便归于沉寂。在这之前,明诚甚至没听说过陀思妥耶夫斯基。明楼同明诚讲这些作家的故事,讲到陀思妥耶夫斯基年轻时几乎被沙皇处死,讲到列夫托尔斯泰临终的出逃,讲到流亡的列宁与那节封闭的车厢。那是明诚对俄国最初的印象:一个古老而庞大的国家,在希望与幻灭中徘徊,复杂得让人难以捉摸,就像是这个国家的文字本身。

还有就是冬天,寒气从明楼的叙述里渗透出来。列宁在一个冬天逃离了他的祖国,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一个冬天被带上...

2018-04-21

还是想吐槽一下坛水的中国远征军写起来简直是冬将军本人了hhh不光颜色像书写感觉也非常像。硬要说区别的话,中国远征军要更蓝一点,冬将军比较灰吧。我大概只是出于“卧槽我觉得中国远征军的代表色就是这样”的心情毅然决然地冲动消费了吧。
最喜欢的坛水至今还是圣托里尼,太美了吧。

2018-04-08

【中国远征军AU】公无渡河

 @欲雨袭风破晓时 

点梗第二发,内含不影响阅读的《我的团长我的团》的一些梗,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戳一下之前写的安利

点的明明是控制欲与上位者姿态,我写的好像是失控233

终于买到了坛水中国远征军,开心hhh

 

明楼去巡视怒江沿岸的阵地,捎带上半个特务营押着辎重补给同行,明诚没跟他一块去。师座在前线动员鼓劲的时候,明诚呆在空荡的营地里写家书。不只是自己写,也算是替明楼写。明楼前段时间拿了张不知来处的敌方地图找军长,结果挨了一顿训,心里不痛快,于是就天天到江边去。

明楼从来不肯写家书。他觉得自己命够硬,前路够长,而战地家书无异于遗书。

明诚记得那天的...

2018-04-05
1 / 5

© 青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