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晓

一个写楼诚的脑洞小号,可以叫我青团。

听了一周末的林志炫,真好听啊,不论听多少遍都觉得好听。我爸不肯承认他以前追过林志炫,不肯承认他有一箱子林志炫的专辑。林志炫的歌实在是很妙,哪怕是那几首传唱度高到有点烂大街的歌里面都埋着一点别人学不来的小心思。

我听过他絮叨的故事,知道他家印刷厂的沉没与焚毁,知道他那场不得了的没打麻药的手术,知道他沉静得近乎冷漠的外表下那颗执着又宽厚的心。

做one take花了他很长时间,他说他想要传世的美。而我啊,我从优客李林时期的歌听到近两年的作品,我相信林志炫的声音是有传世的力量的。这种美丽不会过时,从我的父辈传到我这一辈,也会一直流传下去。

2018-11-25

我觉得大家都该读点鲁迅,再读一点苏东坡。鲁迅教人要永远锋利,不向世态妥协,苏轼教人怎么在凄凉里活下去,在摧折中生长。所以他们的笔从来没有停过,所以时至今日我们依然读着他们的手笔,颤栗而温暖着。

鲁迅谈到基督教徒临终时的忏悔,他说随那些仇敌怨恨去吧,他也一个都不原谅。苏轼临终的时候说没什么好伤心的,我没做过坏事,我总不会下地狱。我想生命是需要这样的尖锐,也是需要这样的温厚的。

2018-11-22

【楼诚】半步

姊妹篇是风过涅瓦河畔


1

夜幕逐渐笼罩了巴黎,明楼坐在窗旁,看着天边的亮光一点点暗下去。他不急着去拧亮电灯,今晚左不过是要出门吃饭的。借着河畔旁疏远的灯火,明楼把桌上的纸笔收拾进桌板里,披上大衣出门。阖门的当口,他又向着阁楼望了一眼。明诚去俄国以后,他在公寓的那一方栖身之所成了明楼堆积书本的地方,偶尔还会有同志过来,在明诚原本的床铺上凑合一晚。时间流逝,明诚在这里留下的痕迹也越来越模糊不清,好像他从一开始便没出现过。

明楼觉得这间屋子太小了,杂物从每个角落疯狂生长出来,一直蔓延到屋顶与窗台。明诚在的时候,明楼从未感觉到这样的拥挤与这样的纷乱。从某种意义上说,明楼相当羡慕明诚,羡慕他能...

2018-05-06

【楼诚】风过涅瓦河畔

可以猜猜看阿诚看的是谁的诗歌~

下一篇会更多地从明楼视角展开。

 

在来到列宁格勒之前,明诚印象中的俄国只有冬天。

明诚中学的时候,学校里流行过俄国文学,不过也只是流行了一阵,很快便归于沉寂。在这之前,明诚甚至没听说过陀思妥耶夫斯基。明楼同明诚讲这些作家的故事,讲到陀思妥耶夫斯基年轻时几乎被沙皇处死,讲到列夫托尔斯泰临终的出逃,讲到流亡的列宁与那节封闭的车厢。那是明诚对俄国最初的印象:一个古老而庞大的国家,在希望与幻灭中徘徊,复杂得让人难以捉摸,就像是这个国家的文字本身。

还有就是冬天,寒气从明楼的叙述里渗透出来。列宁在一个冬天逃离了他的祖国,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一个冬天被带上...

2018-04-21
1 / 5

© 青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