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晓

一个写楼诚的脑洞小号,可以叫我青团。高三,目前淡圈。

简单告个别吧。
对于我而言,高三上的排名考非常重要,大概会决定我未来几年在什么地方摸鱼拖更,混吃等死。实际上现在距离九月底十月初也没剩多少时间了。
我最近一直在为升学焦虑。活到现在,我几乎没为学习拼过命,反正学来学去也就是那样。但事到如今,好像也没有留有余地的意义了。
简单来说就是浑浑噩噩了这么多年以后想要努力一把,不留遗憾。十月份以后大概会重新开始写作。从去年暑假到现在用这个号写了挺多东西,感谢大家的关注和鼓励。
行当务功业,祝大家在三次元也都平安顺利。

2018-05-26

【楼诚】半步

姊妹篇是风过涅瓦河畔


1

夜幕逐渐笼罩了巴黎,明楼坐在窗旁,看着天边的亮光一点点暗下去。他不急着去拧亮电灯,今晚左不过是要出门吃饭的。借着河畔旁疏远的灯火,明楼把桌上的纸笔收拾进桌板里,披上大衣出门。阖门的当口,他又向着阁楼望了一眼。明诚去俄国以后,他在公寓的那一方栖身之所成了明楼堆积书本的地方,偶尔还会有同志过来,在明诚原本的床铺上凑合一晚。时间流逝,明诚在这里留下的痕迹也越来越模糊不清,好像他从一开始便没出现过。

明楼觉得这间屋子太小了,杂物从每个角落疯狂生长出来,一直蔓延到屋顶与窗台。明诚在的时候,明楼从未感觉到这样的拥挤与这样的纷乱。从某种意义上说,明楼相当羡慕明诚,羡慕他能...

2018-05-06

【楼诚】风过涅瓦河畔

可以猜猜看阿诚看的是谁的诗歌~

下一篇会更多地从明楼视角展开。

 

在来到列宁格勒之前,明诚印象中的俄国只有冬天。

明诚中学的时候,学校里流行过俄国文学,不过也只是流行了一阵,很快便归于沉寂。在这之前,明诚甚至没听说过陀思妥耶夫斯基。明楼同明诚讲这些作家的故事,讲到陀思妥耶夫斯基年轻时几乎被沙皇处死,讲到列夫托尔斯泰临终的出逃,讲到流亡的列宁与那节封闭的车厢。那是明诚对俄国最初的印象:一个古老而庞大的国家,在希望与幻灭中徘徊,复杂得让人难以捉摸,就像是这个国家的文字本身。

还有就是冬天,寒气从明楼的叙述里渗透出来。列宁在一个冬天逃离了他的祖国,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一个冬天被带上...

2018-04-21

还是想吐槽一下坛水的中国远征军写起来简直是冬将军本人了hhh不光颜色像书写感觉也非常像。硬要说区别的话,中国远征军要更蓝一点,冬将军比较灰吧。我大概只是出于“卧槽我觉得中国远征军的代表色就是这样”的心情毅然决然地冲动消费了吧。
最喜欢的坛水至今还是圣托里尼,太美了吧。

2018-04-08

【中国远征军AU】公无渡河

 @欲雨袭风破晓时 

点梗第二发,内含不影响阅读的《我的团长我的团》的一些梗,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戳一下之前写的安利

点的明明是控制欲与上位者姿态,我写的好像是失控233

终于买到了坛水中国远征军,开心hhh

 

明楼去巡视怒江沿岸的阵地,捎带上半个特务营押着辎重补给同行,明诚没跟他一块去。师座在前线动员鼓劲的时候,明诚呆在空荡的营地里写家书。不只是自己写,也算是替明楼写。明楼前段时间拿了张不知来处的敌方地图找军长,结果挨了一顿训,心里不痛快,于是就天天到江边去。

明楼从来不肯写家书。他觉得自己命够硬,前路够长,而战地家书无异于遗书。

明诚记得那天的...

2018-04-05

【楼诚】【楼诚不定期歌友会深夜搞事】读书不了平生事

妈呀这题目真长

今天双更的青团是不是让人动容

歌友会搞事,用一副歌词写一篇文,大家可以猜猜看是什么歌233

第一次参加歌友会搞事活动hhh这首歌应该还蛮好猜的hhh

故事发生在1937年~1944年,明楼是24岁~31岁,明诚是15岁~22岁。阿诚的身世和原剧里是一样的。

西南联大AU

虽然是清明搞事但并不是BE,我真是清流233


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西南联大校歌》


1944年10月,明楼头疼的毛病被军医小题大做,勒令他停飞。他当时正和上级磨嘴皮子,想再回到驼峰航线上。他的报告打了近半个月,直到10月24日时蒋介石发表了《告知识...

2018-04-01
1 / 5

© 青晓 | Powered by LOFTER